關于我們 | 首頁 | 綜合動態 | 項目及成果展示 | 人才招聘 | 黨務公開欄 | “不忘初心牢記使命”主題教育 | 兩學一做 | 勘技內刊 | 留言板 | 聯系方式
  導航

  最新動態    更多>>
 院工會開展經費和資產監督
 院第二黨支部召開支部大會
 院參加市地勘院“歌頌祖國
 院黨委開展主題法治宣傳教
 院領導王立發孟雷赴山西檢
 院召開十月份生產例會
 院黨委本月召開兩次黨委會
 北京市土壤地質環境監測網
 “一張網”項目召開例會
 北京新機場周邊1:1萬區

  友情連接
北京市地質礦產勘查開發局
北京市地質工程公司
北京地勘職工之家
   項目及成果展示
中國應冷靜對待“頁巖氣革命”
日期:2013-6-21  閱讀次數:1261次  來源:中國青年報  

2012年爭論最熱烈的能源話題,莫過于“頁巖氣革命”。而隨著隆冬來臨,對這場“革命”的關注熱度也在降溫。激烈的“唱多派”聲音有些嘶啞了,“務實派”的冷靜思考開始占上風。

這種轉變有點“成也蕭何敗也蕭何”的味道。最早鼓吹“頁巖氣革命”的美國陸續傳來利空的消息。雖然近年來頁巖氣開發的聲勢不小,可參與進去的開采商收益卻持續惡化。美國天然氣巨頭XTO Energy的CEO對外透露,“我們如今虧得褲子都沒了,頁巖氣生意根本不賺錢,所有人都在虧錢。”據報道,一些大牌能源公司都在下調來年頁巖氣產量計劃。

有統計稱,2012年美國境內的挖掘機數量下降至422臺,比一年前下降48%,創下20年來降幅最大的紀錄。工程機械使用數量的增減趨勢,經常被用來衡量該地區基礎工業項目(比如礦業、房地產等)的開工熱度。

一直站在旁側靜觀其變的俄羅斯開始冷嘲熱諷。俄羅斯科學院一位專家說,即便美國頁巖氣已經規模化開采,其成本相比傳統的常規天然氣還是偏高,而這種資源不適合遠距離運輸,采氣區資源消耗過快,再加上生態破壞等難題,都將使得這場“革命”越發顯得虛幻。

由于擔心地質災害,美國紐約州和特拉華盆地已叫停了該地區的頁巖氣項目。《金融時報》警告,頁巖氣開發使得美國再度興起“廉價化石燃料之風”,但短期或中期的經濟收益卻可能使該國陷入長期依賴化石能源的“陷阱”。

所謂頁巖氣,就是從頁巖層中開采出來的天然氣。它與煤層氣、致密砂巖氣一起,被稱為非常規油氣資源的三大品種。美國從19世紀就開發過商用頁巖氣礦井,不過直到21世紀,其開采技術才日漸成熟。2006年之后,國際能源市場經歷了一輪“大牛市”,這使得頁巖氣開采變得有利可圖。

金融危機之后,奧巴馬倡導美國“能源獨立”戰略,要大幅度降低對海外能源的依賴程度。從杯盤狼藉的華爾街流出來的資金,發現了頁巖氣這個“富礦”。一時間,各種投機資金扮上新能源的“新娘妝”,成群結隊要下嫁頁巖氣這個幾乎被遺忘的“窮小子”。

20世紀80年代因下注頁巖氣開發而破產的美國房地產商喬治·米歇爾也被請了出來。美國一家能源協會授予這位90多歲的老人“終身成就獎”。

事實上,米歇爾用于頁巖氣開發的水平鉆井技術和分段水力壓裂技術,算不上什么“技術革命”,它只是在長期鉆井經驗中積累下來的一套相對成熟的鉆探工藝,證明了只要投入足夠多的資金,“從石頭里榨出的血”也有可能相當廉價。

頁巖氣開采的確使美國能源結構發生了巨變。頁巖氣在美國天然氣產量的比重從1996年的1.6%猛增至2010年的約23%,并使美國在2009年超過俄羅斯成為世界第一大天然氣生產國和資源國。據預測,美國有可能在2021年成為天然氣凈出口國。

但這場美國“革命”是否能在世界其他地區復制,還存在很大疑問。中國工商銀行城市金融研究所的報告顯示,頁巖氣在全球范圍開發還有眾多障礙:首先,地質條件的極大差異頁巖氣開采受阻;其次,頁巖氣在使用過程中要消耗大量水資源,而它必須使用的化學品可能對蓄水層造成污染;第三,天然氣價格的持續低迷會打擊企業的投資熱情;第四,在北美以外市場,普遍缺乏足夠的儲存、液化和傳輸等非常規天然氣的基礎設施,這將大大限制市場開發進程。

在這些難題待解的情況下,如果美國的頁巖氣“革命”開始進入“擠泡沫”階段,其他國家的情況恐怕就更不樂觀了。

從各方數據對比,中國的頁巖氣儲量似乎并不比美國少。中國是僅次于美國的能源消費大國,一些為中國頁巖氣“革命”鼓與呼的聲音,由此可以理解了。但冷靜下來會發現,頁巖氣開發對環境條件的“硬束縛”,恐怕不是中國的稟賦條件所能承受的。

中國人均占有土地和水資源的數量遠遜于美國,生態環境更為脆弱。平均而言,一口頁巖氣井需要20萬噸水,向頁巖中注入的壓裂液中含有大量化學成分,對地下水資源的影響存在很大不確定性。而中國的頁巖氣富集區域又往往處在水資源較為緊張的內陸、盆地地區。

在頁巖氣的“十二五”規劃中,像華北地區、準噶爾盆地、吐哈盆地、鄂爾多斯盆地這樣的缺水地區,即便資源潛力不小,但要真正落實開采,則需慎之又慎。有業內專家提醒,在遼寧、陜西和四川等地,頁巖氣的大規模開發很可能會出現與工業和農業“爭水”的難題。

另須格外關注的是,中國目前的頁巖氣開采技術還不過關。如上所述,目前成熟的頁巖氣開采技術主要是基于美國特定區域和地質特點而長期積累下來的鉆探工藝。別說一時半會兒不可能從美國引進技術,就算能把技術拿來,是否適應中國特殊的地質特性和環境,也存在很大疑問,更不要說由此而增加的巨額開采成本了。

除此之外,必須在商業上對頁巖氣的合理性有精確的論證。美國頁巖氣“革命”的前提,是有6300家大大小小的天然氣生產商參與的“充分動員型”的市場化模式。這與中國只有幾大能源企業控制市場的局面差異很大,對風險的承受能力也大不相同。

美國能源工業發展了將近兩百年,油氣管道密如蛛網,約有50萬公里,中國即便這些年發展很快,也不過區區6萬公里。管網基礎建設不能一蹴而就,不能及時商品化的頁巖氣資源,顯然會讓開采商面臨尷尬。

曾任職石油部勘探司副司長的老專家查全衡就公開撰文稱,如果中國不能找到一條比美國“更省地、省錢、省水,更環保”的開發方法,就不要過早談什么“頁巖氣革命”,省得“被美國忽悠”。

從本質上看,美國的頁巖氣“革命”,是應對金融危機后國家經濟“脾虛傷腎”的一個應急手段。美國金融危機,表面上看是華爾街心火旺盛導致了“腦中風”,實質上是國家經濟“產業空心化”、“消費金融化”情況嚴重,長期積累下來,造成經濟肌體的脾胃消化不良、精氣不足,終致“腎陰虛虧”。

這幾年美聯儲不停地印錢,給美國經濟“滋補血氣”,暫時穩定了金融市場,但流動性增加之后資金必須有出口。同時,美國經濟需要降低成本,增加產品競爭力,啟動所謂“再工業化”戰略,那么能源價格是否足夠低廉則是個瓶頸。頁巖氣開采算不上一項重大科技創新,但它的啟動,恰恰在投機資本流向和降低制造業成本兩個戰略方向上達成了一致,這才有了“革命”。

從貨幣層面上看,頁巖氣“革命”給貶值風險加劇的美元注入了新的變量,但這絕非一種可持續的正向變量。作為世界經濟的“龍頭”,美國經濟應當以持續的科技創新為牽引力,拉動世界經濟增長,從而讓其美元重新“實心化”——以再造實業來建立必要的紙幣信用。

但就像華爾街一度創造的“石油-美元”捆綁游戲一樣,因其本性使然,他們仍然要將貨幣與頁巖氣等大宗資源捆綁,通過操縱和炒作資源類的大宗商品,制造資源產品的泡沫,來控制全球經濟,并維系其“美元帝國”的秩序。但是這種經濟再循環的結果,最終不過是“下一個2008”罷了。

與原油不同,天然氣一直沒有形成全球性的市場,只有歐洲、北美和亞洲三大市場,這三大市場的天然氣價格長期存在“落差”。美國能源自給的預期,以及頁巖氣“革命”給液化天然氣貿易增加的想象空間,有可能將全球天然氣市場聯系在一起,打破原來以管道天然氣為主的貿易方式。

因此,頁巖氣“革命”背后的潛臺詞可能是:當美國在中東受挫而不得不進行戰略“收縮”時,它對世界石油的控制力降低了,但它反而必須要在天然氣這種新興的大宗資源商品上爭取主導權和定價權,以便讓美元重獲信任。

治療“美國病”的合理邏輯應該是“健脾補腎”。“健脾”就是通過收入調節來促進消費,讓陷入困境的美國中產階級再次挺起胸膛,而不是郁悶到搞什么“占領華爾街”的街頭運動。“補腎”就是強化國家科研創新能力,持續增加制造業的技術水平,沿著當年他們搞“阿波羅登月”計劃的道路前進。

但是,頁巖氣“革命”這種搞不好很可能搞成敲骨吸髓一般的透支性資源開采,卻在大行其道。美國經濟可能本來只是“陽虛”,這樣下去,反而有了搞成“陰陽兩虛”的趨勢。

筆者認為,一種理性的國家能源長期戰略不能被急功近利的思維左右。以此反觀中國,在全球化經濟分工鏈條中,中國是實業國家,而不是資源國家。中國具有全球最充足的生產能力和商品供應能力,同時又是潛在的最具成長性的消費市場。一方面,中國對資源的需求是強烈的;另一方面,我們換取資源的能力也是強大的。“實業換資源”,仍是我們安身立命的根本和長期戰略。

歷史上,僅僅靠提供廉價資源獲得利潤從而實現繁榮的國家,不可能是真正的強國,繁榮也不會持久。因為它們很快就透支了自身的資源,走向衰落。只有那些擁有強大的甚至是不可替代的制造能力和創新能力的國家,那些通過技術的不斷升級,持續開發出新能源、開拓出新的經濟增長方式的國家,才能走在世界前列。

從這個意義上說,對于美國的頁巖氣“革命”,中國從戰略上不必重視過度。遠期看,真正的能源“革命”必須伴隨著跨時代的技術創新,下一輪能源大變革將從“采集能源”向“制造能源”過渡,以核聚變為基礎的核能研發和普及利用,才是真正的大方向。中國能源戰略的主攻方向應該在這里。

在戰術上,中國又不能完全忽視頁巖氣。畢竟,在中短期內它對提升美國經濟競爭力確實有所幫助。我們要審慎觀察它對美國經濟復蘇進程的真實影響。同時,在目前世界格局中,要想不被別人在資源上“卡脖子”要挾,你自己必須要“立得住”。

中國缺乏在全球大宗商品和資源貿易體系中的定價權。因此,我們應該積極參與國內以及國外的頁巖氣市場的調研、開發,不論在傳統能源領域還是在頁巖氣這種新能源領域,中國在立足自身的同時,更要堅定地“走出去”,要去積極爭取定價權。

還須認清的問題是,頁巖氣“革命”以及由此延伸的頁巖油開發,一定程度上推翻了美國一度鼓吹的“石油峰值論”。“人類不是因為缺少石頭才離開石器時代,也絕不會因為缺少石油才離開石油時代。”此話不假。這不,石油并未枯竭,常規的、非常規的天然氣已經開始給全球經濟輸血了。

這再次證明,真正的“資源瓶頸”,不在地表或地下,而是在人的大腦里。只要技術進步,總會有新的資源被發現、被利用。技術的小進步,會有小批量的資源被利用;技術的大進步和大跨越,就會帶來大批量的資源。

對于中國的大型能源企業而言,應該在各種“革命”論中保持頭腦清醒。對它們的最大挑戰,不在于跟蹤某種“錯綜復雜的趨勢”,而是明確能源開發的大方向,進行提前布局。

中國經濟的崛起必然同時伴隨一次能源“革命”,那一定不會在石油、天然氣這種傳統化石能源層面發生。像中石油、中石化、中海油這些主導著國家命脈的大企業,是否考慮過在花掉數百億美元投資去世界各地購買傳統能源公司的同時,留出一部分資金,去投資類似核聚變、核引擎這樣真正影響長遠的科技攻關項目呢?

2012年,中國已經進行了兩輪頁巖氣項目招標,引得能源行業熱鬧異常。因為有民營企業中標,一些不著調的評論把這說成是中國“能源體制變革的重大時刻”。

請不要忘記,能源行業的性質決定了它的投資周期長、資金投入大,歷來都是大風險項目,這和體制并無直接聯系。況且,總不能期望中國的頁巖氣開采重蹈山西小煤窯泛濫的覆轍吧。

奉勸那些為頁巖氣項目抓狂的投資者最好謹慎些。有句業內人士的戲言,在新年里似乎應格外上心:不要“投進去的是鱷魚,出來的是壁虎”。

(中國青年報)

版權所有 北京市地質勘察技術院 Copyright © 2005-2014 京ICP備14024122號-1 技術支持:站多多
 
河北快三基本